亿彩彩票官网

大封诸侯项羽其实是割肉亏损挺公平(连载71

2019-04-03 07:06阅读:
刘邦造反革命第三阶段开始于汉元年四月,这时刘邦四十三岁。
造反军在咸阳烧光杀光抢光之后,在三个月不灭的大火浓烟中,在横尸遍野,鬼魂游荡,血腥和死人腐臭的阴森中,坐下来开始分赃。他们要瓜分天下,摧毁秦始皇辛苦建立起来的统一国家,回复到习惯成自然而又梦寐以求的诸侯列国,圆人生理想耀祖光宗,已而不劳而获,代代世袭,富贵荣华以致永远。主持分赃的是纵长项羽,论实力,依功劳,分封结果基本公平。细数下来,刘邦获利最大,项羽却是割肉亏损。
刘邦为汉王,占有巴、蜀、汉中三个郡,建都南郑(沛公为汉王,王巴、蜀、汉中,都南郑)。这基本上是占据了秦始皇初即位时秦国的南半部。
章邯虽然靠着实力最雄厚,得了三个王,占据了秦始皇初即位时的秦国北半部。但是三王分立后,每人的霸地都不如刘邦。章邯自己为雍王,地霸咸阳以西的半个内史,外加一个陇西郡,一个北地郡,建都废丘(章邯为雍王,王咸阳以西,都废丘)。长史司马欣为塞王,地霸咸阳以东半个内史,建都栎阳(司马欣为塞王,王咸阳以东至河,都栎阳)。都尉董翳为翟王,地霸咸阳内史以北的上郡,建都高奴(董翳为翟王,王上郡,都高奴)。
其余造反军一家一王,地域都很小,都只有秦始皇建制的一个郡,甚至只几个县。有的还要回去跟自家的旧王主子去夺去打。
赵相张耳的马仔申阳,因为率先渡河占领河南城,掩护章邯、项羽大军渡河有功,被封为河南王,占有三川郡,建都洛阳(瑕丘申阳者,张耳嬖臣也,先下河南,迎楚河上,故立申阳为河南王,都洛阳)。
赵将司马卬因为早在巨鹿之战时,就在河内郡霸地一块,故而被封殷王,占有河内郡,建都朝歌(卬为殷王,王河内,都朝歌)。
赵相张耳为常山王,占有邯郸郡,建都襄国(耳为常山王,王赵地,都襄国)。襄国就是信都,一年前赵王歇、张耳、陈余在这里被王离打垮逃往巨鹿(信都更名襄国)。张耳原来是赵王歇的相国,现在却要回去跟赵王歇掐,得把赵王歇赶走,这才能上任称赵王。
原赵王歇被赶往代郡,贬为代王(赵王歇为代王)。
项羽的部将黥布为九江王,割楚地九江郡,建都六城(布为九江王,都六)。
吴芮因为在南部百越地区很有影响力,为了不使百越南蛮北上闹事,封吴芮为衡山王,占有衡山郡,建都邾城(鄱君吴芮率百越佐诸侯,又从入关,故故立芮为衡山王,都邾)。
共敖为临江王,占有南郡,建都江陵(敖为临江
王,都江陵)。
贬魏豹为西魏王,迁往河东郡,建都平阳(魏王豹为西魏王,王河东,都平阳)。
韩成为韩王,占有颍川郡,建都阳翟(韩王成因故都,都阳翟)。
臧荼为燕王,赶走自家的燕王,占有广阳郡,建都蓟(荼为燕王,都蓟)。
贬原燕王韩广为辽东王,占有辽东郡(燕王韩广为辽东王)。
齐将田都为齐王,占有临淄郡,建都临淄(都为齐王,都临菑)。
齐王建的孙子田安为济北王,占有济北郡,建都博阳(田安为济北王,治博阳)。这都要跟原来的齐王田巿去抢,你要有本事把齐王田巿杀掉或赶走,才能上任。
贬原齐王田巿为胶东王,占有胶东郡,建都即墨(徙齐王田市更王胶东,治即墨)。
巨鹿之战陈余写信瓦解秦将有功,可是又在王离投降后与干爹张耳起纷争,掷印而去,不知所终。项羽也没忘了他,听说他在南皮,便以附近的三个县封他为侯,治所在南皮(闻其在南皮,故因环封三县)。
项羽自立为西楚霸王,却没能霸有已经占领的整个楚国。楚国被一分为四国,分别被吴芮、共敖、黥布割去一块(分楚为四。西楚、衡山、临江、九江也)。项羽占有东、薛、砀、陈、南阳、泗水、东海、鄣、会稽共九个郡,建都彭城(项王自立为西楚霸王,王九郡,都彭城)。项羽也没敢自称霸王,或楚霸王,而只是西楚霸王。就这样,也还得回去从老领导楚怀王手中去夺抢。
汇总一下,大封诸侯一共封了十五个王,一个侯。贬迁了四个旧王,虚尊了一个义帝。
从这个分赃的结果来看,应该还是比较公平的。秦国一分为四,楚国也一分为四,不偏不倚。章邯、司马欣等,你们原就是秦国人,还回老家耀祖光宗。刘邦亡秦有功,霸地面积仅次于项羽,得到三个郡。而且这三个郡有两个曾经是诸侯国,巴国蜀国。不像其他造反军,把战国七雄切成好几份几人分。这个时候,李冰早已修了都江堰,巴蜀已成天府之国。刘邦从一个小亭长,仅仅经过四年的奋斗,一跃为汉王,获利最为丰厚,应该可以满意了。
章邯比其他人多拿点也有道理,亡秦之前章邯就已经是雍王,高众人一等。多得的部分一是北地郡荒凉,多是沙漠草原。二是秦将之间取长补短,与项羽平级的上将军司马欣只得半个内史。再加上如若不是章邯纵容王离投降亡匿,对项羽等造反军手下留情,尔等早不知死哪儿去了。
项羽地霸九个郡虽然面积最大,但却是割肉亏损。楚国原本就是项家的。战国时期的楚国,在灭亡之前,是项燕辅佐一个儿王负芻,实际就是无冕之王。楚亡之后,又是项燕的儿子项梁扶起个儿王楚怀王,从秦二世手中打下了整个楚国。项羽现在霸有的九个郡,楚亡之前是项家故地,秦亡之前已经被项家完全占领,现在大封诸侯,项羽还拿出三个郡分给他人,够仗义了,够大公无私的了,天下人还能说什么?
说因为项羽大封诸侯不公,这才引发了后来的战乱和楚汉战争,当时人如是说,如陈余、田荣者,那是别有用心,为自己捣乱谋利找借口。后世专家学者如是说,那是没脑子鹦鹉学舌,人云亦云。从当时的实际情况看,纵使有一些局部的争斗,那也是六国余孽自己狗咬狗,也是回家在自己的地盘里自己人窝里斗,无碍天下太平,绝不会再次引发天下大乱。
汉元年四月,心满意足又急不可待的各路造反军,纷纷离开人间地狱般的咸阳,奔赴封国上任加冕。
齐将田都回去要上任齐王,却不想被自家兄弟田荣给杀了。田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自立为齐王(田荣怒,因自立为齐王,杀田都)。想想自己立的齐王田市现在被项羽立为胶东王,早晚是个祸害,干脆也杀了(追击杀齐王市于即墨)。项羽立的齐王建的孙子田安,那是正根,早晚也是个祸害,也杀了干净(还攻杀济北王安)。可怜齐国的这些王子王孙,秦始皇灭齐国时没杀他们,叫他们安居乐业,一个个恩将仇报起而造反,结果都死于自家田氏宗亲手中。这就叫老天有眼,报应!
汉元年七月,张耳翻脸不认人,回赵地赶走自己立的赵王歇,占领邯郸郡上任常山王。张耳的干儿子陈余不服,发兵攻打,差点没把他宰了。张耳慌忙出逃,总算捡了一条命(陈馀因悉三县兵袭常山王张耳,张耳败走)。陈余从代郡迎回赵王歇。赵王歇投桃报李,让陈余做代王(迎赵王於代,復为赵王。赵王德陈馀,立以为代王)。
汉元年八月,燕将臧荼回到燕地要上任燕王。燕王韩广倒没说不让,赶紧离开蓟都往辽东郡走,臧荼想想,留下是个后患,干脆杀了把辽东郡也据为己有岂不更好。于是追上韩广,在无终把他杀了(臧荼击广无终,灭之)。
果不其然,齐田荣、赵陈余、燕臧荼得手后,都开始享受荣华富贵,再没有向外扩张。
为何会是这样的结果?
因为在汉元年这个历史节点上,大封诸侯才是顺人心得天道。几千年来,都是大封诸侯,小国林立,合纵连横,天下纷争。只有这样将军才能战功封侯,文人墨客才能游说诸侯翻云覆雨,那个时候的人们,从来没有经历过大一统泱泱大国,从来没有品尝过大国的好处,所以,人心思分,理所当然。
可是,偏有一个人,从小就生活在诸侯列国的环境中,却偏要逆人心,不惜与天下人为敌,不怕断子绝孙,甘愿重蹈秦始皇的覆辙,一定要恢复秦始皇破碎的一统江山,因此再次引发了天下战乱,即使战败身死也在所不惜,这人就是刘邦。
我们不禁要问,刘邦你为什么呀?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