亿彩彩票官网

《闻香饭店》124.似乎有个阵法

2019-03-31 22:04阅读:
《闻香饭店》124.似乎有个阵法
阿迪接到他姨妈的电话,说是他表哥离奇地死在了郊区的一栋废物里。得知这事,他马上给章辽越打了那通电话。
其实他的原意是和章辽越知会一声,意思是他可能要耽误今天处理一下表哥的后事。但我们在这方面经历了那些事情,章辽越多少有了些敏感度。
阿迪说他表哥死法很奇怪,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,但全身上下鲜血淋淋,肢体扭曲地躺在一张破旧生锈的烂钢丝床上。听到这样的描述,章辽越浑身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,无论是哪方面的直觉都让她觉得我们应该去一趟。
在路上我们又大致地了解了一下情况,原来阿迪的姨妈之所以知道他表哥死在那个没有人烟的地方,是因为阿迪表哥曾经给她打过一通电话,告诉他那天要去市郊的东来医院看病。当时阿迪的姨妈就觉得很奇怪,心想这市郊什么时候有个东来医院了。
后来已经很晚了,阿迪姨妈还没有接到他表哥的电话,她心里发慌得紧,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,于是连忙打过去。阿迪表哥的电话一直处于接通但是没人接听的状态,到了晚上十点多之后,那电话索性就已经关机了。
按理说阿迪的表哥已经是成年人,即便有什么事也不一定非要事无巨细地和他妈汇报。但那天阿迪姨妈就是觉得哪不对劲,非想赶到那什么东来医院去看个究竟。
她找了个朋友陪着她一起来到市郊,两个人转遍了地方也没有找到什么东来医院。后来跟人打听,也不知道有这么个医院。阿迪的姨妈当时就犯嘀咕,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,她站在大街上就开始哭,说是自己的儿子找不到了。
她那么一嚎,围观的人都以为她丢掉的是个三四岁的小孩子。毕竟这年头,多大岁数都有可能再生出孩子来。一打听,原来是她三十多岁的儿子找不着了,这下周围的人就开始叽叽咕咕,笑着低声讨论起来。大概的意思就是,那丢掉的不会是个傻儿子吧,这么大了还让当妈的到处找。
听到这里,我沉默了一会,然后说,“这些事情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,怕是没有办法体会到那种不好预感带来的恐慌感。”章辽越点头赞同。她说,“后来据说在围观的人群里有人说东来医院就是不远处的那栋废楼。可等阿迪姨妈去找那把声音来源的时候,却
没有人承认是自己说的。阿迪姨妈再细想,那声音确实感觉不太真实,像是隔着一层玻璃传过来的。”
当然,阿迪姨妈不会真的去在意说出地址的到底是什么人,因为她一门心思是想找到儿子。
她拉着朋友一路飞奔,朝着那栋废楼而去。哪知在那里真的发现了阿迪表哥的尸体!阿迪姨妈受不了那样的冲击,头一软脚一软就晕死过去。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的人打电话,让能够帮忙的赶紧过来帮忙。就这样,她才给阿迪打了那么一通电话。
我和章辽越到达这栋废楼时,天色已经有些昏暗,四周的景色像是被蒙上一层灰色的丝布。在那种失真的色彩映射下,那栋楼和周围的花草树木显得都那么地不真实。
废楼由于太久没有人迹,杂草丛生,时不时地还有蟾蜍和其他虫类飞奔而过。
这里并没有多少人,章辽越说他们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般不会报警,而是自己进行处理。毕竟都是道上混的,以前古惑仔那部电影里有句话说得对,人在江湖飘,哪能不挨刀。虽然现在道上混的人没有以往那么地冲动暴力,但是道上有道上解决事情的办法。
阿迪看到章辽越的身影,连忙过来招呼道,“越姐,你们怎么来了。”
“我们来看看。怎么样?”章辽越说。
阿迪的脸色有些苍白,毕竟是自己的表哥,怎么着都不可能太淡定。他朝里面努了努脑袋,说,“表哥在里面,不过你们进去之前要做好心理准备,那死相确实不好看。”
章辽越了然地笑着拍拍阿迪的肩膀,没有多说什么话,就走了进去。我跟在她的身后,本来想对阿迪说我们什么场面没见过,但后来想想这话确实多余,也就冲他点点头就跟了上去。
说实话,来到这里之后,我心跳一直很快,好像有把锤子在里面使劲地捶,“咚咚,咚咚”地撞击着胸壁。我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,或是在害怕什么,明明这里不过是个废楼,我也没有看到什么阴气鬼魂。可那加速的心跳就是缓慢不下来。
章辽越还是很有气势,她走到的地方,不多的人们自然而然地往两边分开,将中间的路给让了出来。因为人群往两侧散开,所以比较远的地方我们就看到了阿迪表哥的尸体。
那具尸体扭曲着躺在一张钢丝床上,一条腿还往下耷拉着,而那张钢丝床竟然就正正中中地放置在一楼大厅正中央。在床角四个方位不远处放置着四盏白色的蜡烛!蜡烛下方还分别压着黄色的符纸!
如果光是看到尸体,或许我们还并不震惊,但是看到那白色蜡烛和黄色符纸,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心跳得这么厉害。
这显然是某个人布下的什么邪恶的法阵!阿迪表哥倒霉,被那施展法阵的人给定下,用他的生命来作为施展这个法阵的引子!是什么人,居然做出这种类似邪教的做法?!
就在这时,我看到废楼外面有道黑影闪过,我连忙追赶上去,趴在一扇摇摇欲坠的窗户上往外看,果然看到有个身影背对着我跑向楼角的位置!见状,我纵身一跃,翻过那扇窗户就追了过去!
遗憾的是我并没有追上,那黑影转过墙角消失不见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那个背影很是熟悉,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。
等我从外面再次进入到废楼中时,发现除了章辽越还站在那里四处张望,其他人都不见了,就连躺在床上的那具尸体也没有了。只剩下那床灰秋秋的被褥沾满鲜血,被随意地揉成一团堆在了床角一侧。
“那些人呢?”我问。
章辽越还在找什么,她说,“我让他们回去了。我让他们回去以后找个道士或是和尚给阿迪的表哥做场法事,然后再落葬。”
她还仰着脖子四处张望,那双大大的眼睛仿佛能够射出镭射光那般炯炯有神。终于,我没有忍住问到,“你到底在找什么?”
“在找阿迪的表哥啊。”她说。
“阿迪表哥的尸体不是已经被拉走了吗?”
“是啊,”章辽越一脸无辜的模样,“所以我这找的不是那个尸体,而是尸体中原本应该有的魂魄。”
她这么一说,我秒懂。
(未完待续)
《闻香饭店》124.似乎有个阵法
【扫码阅读全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