亿彩彩票官网

程鹤麟:没想到21世纪的香港如此缺医少药

2019-04-15 11:24阅读:
两周前程老汉讲过香港少药的问题——当麻疹袭来,香港的麻疹疫苗却不够。今天来讲香港的缺医。
实际上,缺医生缺护士,一直是香港的大问题。
团结香港基金发表最新《医疗体系承载力不足-本地公营医院医生严重短缺》的政策倡议报告,指出本港人口对医生人口的比例为每1000人只有1.9名医生,远低于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的3.4,也比邻近的新加坡的2.4低。报告认为香港至少需要增加3000名医生,若要追上其他地区的水平就要增加约1万名医生。
去年,港府建议今年9月起为香港大学、中文大学的医科专业各增加30个学额,使每年医科生学额由目前的470人增至530人,最快2025年起会有更多医生服务市民;长远则希望将两所大学的医科生学额增至每年600个。
就按600人计算,要16年才能为香港积累新增1万名医生。每年还要填补医生退休造成的新缺额,20年都完成不了增加1万名医生的目标。而且,就算20年真的增加了1万名医生,那时候的缺额又不是这个数了。
那边厢,医学院传出的消息是,凭空增加学额,教授、教室、实验室、实验病房等等都不增加,硬件不足、教学人手紧拙,教学资源追不上学生增幅,听课犹如挤车常有“站票”,让学生练习问诊的病人都“不够用”,让学生学习解剖人体的实验室都不够。如此这般之下,培养出来的医生啥质量呢?
护士人手也严重短缺。护士与病人比例的国际标准为1:6,据香港护士协会的资料,香港比例高达1:11及1:24,有时甚至出现1:27。一个护士照顾27个病人,堪比千手观音。
2019年1月20日,香港护士协会在政府总部东翼举行集会,又游行到特首办,约150名护士及市民参与。护协就护士“水深火热”列出14个问题,包括人手严重不足、病床基数搬龙门(“搬龙门”意思是准则变来变去,这里指胡乱增加临时病床)、工作环境挤迫、护理用品不足、护士病人比例超出1比10等,并提出“加人加床”同步、订立护士病人1比6标准,以及增加医疗仪器、辅助工具等建议。
香港近年财政盈余水漫,一些人只想着派钱派钱派钱,把财政盈余“雨露均沾”大家分而食之,却不想着多开办医学院培养更多的医生,不想着多开办医院为大家服务。端的是末世心态。
钱多了就分掉,钱不够时最先想到的竟然是削减医生护士。1999年,政府面临财赤,一口气关了20多间护士学校,每年护士毕业人数由约25
00人骤降至约500人。2003年又因经济问题,港府大幅削减两间大学的医科学额,造成医科学生毕业数目大幅下降。同年医管局还推出自愿离职计划以节省开支,不少经验丰富的护士因而离职。没想到后来沙士爆发,一时间医生护士人手告急,鸡飞狗跳。
可是,假如真的把钱拿去开办医学院和医院,请问,医学教授在哪里?医生在哪里?
远水解不了近渴,这些年来人们一直呼吁开放海外医生护士来港执业,以解燃眉之急。殊不料,一方面前线医护为超负荷工作而叫苦连天,另一方面却有医护组织使出种种手段阻挠海外医护来港执业。
目前海外医生若打算到香港行医,其所拥有的海外行医执照统统不算数,要参加香港的执业试并且还要在香港公立医院完成实习。而香港医管局数据显示,过去7年仅8名海外医生成功考获本地执业试。很明显香港现行政策不仅缺乏诱因吸引海外医生来港执业,相反还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。
香港医管局前主席胡定旭曾提倡恢复承认英联邦医生资历,让他们免考试来港执业。话音刚落,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就发表声明,强调“欢迎海外医生透过现行有限度注册来港工作”, 就是不肯“恢复承认英联邦医生资历”。什么是“有限度注册”呢?就是可以免试,但工作限期3年,只能受聘于公立医院或本地两间大学医学院,且欠缺晋升机会。这还叫“欢迎”?
4月3日,香港医务委员会讨论放宽海外医生来港执业须实习12个月的要求,没想到提出的4个方案经投票均遭否决全军覆没。就是说,医委会对实习要求寸步不让,继续高筑壁垒限制海外医生来港工作。
香港医管局数字显示,本港公立医院急症室3月10日有6225人次求诊,急症室等候时间最长的超过8小时。求诊病人中1066人转到内科病床住院,15间提供内科病床的公立医院中13间爆满,病床占用率最高的达120%,整体内科病床平均占用率110%。
如何是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