亿彩彩票官网

苦肉计

2019-03-31 12:40阅读:
郭欣是位高校教师,还是个招生办主任,一直负责学校继续教育学院的招生工作,学校答应每招一名学生就给他相应的提成;家住六环以外的郊区的他,上班总得倒公交换地铁,穿越这个城市最繁华的街道和别墅区才能到学校。
今天是周末,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提上公文包上班去了。自从去年学校开展“第二学位”招生以来,他就过着焚膏继晷的日子。
为了找到生源,他们广发传单,在高校发展了不少的代理。在大学生里激起了一股学习“二学位”热潮;自开学以来每天咨询和报名的人络绎不绝。
前几天有个小伙子加了他微信,说是想要报名学习“二学位”,对某个专业热爱的无法自拔,却囊中羞涩,家境贫寒,问能否优惠些许的学费;郭欣被其渴求知识的举措所打动,就表示愿意优惠一千元的学费,两人约定这个周末在招生办公室见面,并办理手续。
阳光洋洋洒洒的落在大学校园的每一隅,想着今天可观的收入,郭欣掩不住的和颜悦色就像初春的花儿一样,在脸上绽放了。郭欣在办公室里叼着烟,翘着二郎腿等待着他的“财神”。大概要到十点的时候,一个背着书包带着眼镜,穿着臃肿棉服的学生模样的男孩跑进了办公室。
看到郭欣连忙道歉“不好意思,让您久等了,我帮家里干活去了”
“没事没事,一寸照片和学费带了吗?”郭欣不耐烦的眼神望着那学生。
男学生有点慌忙地从书包中拿出一叠纸,在中间找出了一张照片,递给了郭欣。然后说道“家境困难,父母不同意我学这二学位,我现在身上只有假期兼职挣得3000块钱,你看能不能再优惠500”。
话一刚落,郭欣就在烟灰缸里狠狠得掐掉了烟,尴尬的氛围在不大的屋子里维持了十几秒;“教育本来就是要帮助学生的嘛,我们愿意接受一个好学的人,学费是次要的,虽然我可能要倒贴给学校了”郭欣道。
不到半个小时,手续就办完了,男学生微信转账3000后匆忙离开。郭欣也回家去了。
今天又入账3000元,虽然抽成变少,但郭欣心里也不算难过,毕竟自己也算帮助了一个学业困难的学生,做了件好事。
于是刚回到家就约了几个好友去附近酒吧玩了。酒过三巡,郭欣却隐约看见吧台那边男女生围成的一桌有个熟悉的脸庞,脑浆流动了几遍,才想起那个在喝酒狂欢的人真是白天来报名的男学生。此刻郭欣气不打一处来,真想把这个学生好生教育一番;但他忍了下来。
几天后,把学生的档案交给了教务
处,来到学校财务室,交给财务主任1500的现金,当做学生的学费。主任还说郭欣辛苦宣传,干得不错,退了200块钱给郭欣,当做红包。
郭欣露出得意的笑容,接过了“红包”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又叼着烟,翘着二郎腿,等待着下一个报名的人,没过多久,又有学生加他的微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