亿彩彩票官网

写给我的外爷

2019-04-01 00:52阅读:
写给我的外爷
外爷的磨坊里再也没有机器了,就像外爷的家里再也没有外爷了。这是真的,两件事都是真的。外爷的磨坊里的机器在前几天已经卖出去了,而外爷在磨坊之前就已离开了我们。
每次去外爷家的时候,都会瞄一眼外爷的磨坊。它就在外爷家院子里,磨坊的门在院子外面,窗子在院子里面。磨坊长年累月地就在那里,却有着极大的变化。曾经,这里的机器吵得我们看不了电视。现在,磨坊门口锁子上落满了灰尘。如今我愿意去怀念这个磨坊,更多的是怀念我的外爷。
2014年的夏天,我的外爷入土了。那天中午,随着那辆拉着我外爷的三轮车的摇晃,我的心里很越来越不是滋味。我跟随着其他人,去送外爷最后一程。我跪在坟前,父亲在我边上,破例给了我半瓶啤酒,我一饮而尽。那是我平生第二次体会到酒的好处,第一次是我得知外爷去世的那天下午。出殡结束后,外爷家乱的一团糟,所有人都在收拾,外奶坐在炕头上不知道该做什么。
我至今忘不了,外奶问我给外爷哭过没?我说,没有。外奶说,你的爷以前把你要紧的很。你应该哭一哭。听完这句话,我顿时感觉我伤了她老人家的心。其实我是哭过的,当我知道外爷去世的那一刻,我平生第一次吹了啤酒并大哭了一场。
我现在仔细分析当时我哭的原因,一是对外爷去世的伤感,而且对外爷晚年人生的感叹。
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下午,那个决定了我外爷晚年命运的下午。那天,父母和孃孃去了外爷家。恰恰在那天,外爷突发脑淤血被拉到了医院里。
再后来,外爷出院了,但已偏瘫。我认识的那个腿虽然有点瘸,但行走虎虎生风的退伍军人不见了。他能说话,却吃不了饭,走不了路。我很难想象,这个一辈子要强的人突然成了这样子后,他心里会怎么想。我只能看到,他的眼睛没了过去的英气,变得暗淡。
自此,外爷的磨坊逐渐沉寂下来。每每有人来磨坊磨面的时候,无不感叹,这是一个多好的人啊。但是,由于没有外爷对机器和水的
调控,磨面的人还是越来越少了。
我看着空着的磨坊,往事一幕幕浮现眼前。那时候,外爷给我买了一个黄色的塑料哨子,但是吹起来不响。那天外爷在磨坊里,他拿起哨子,把一颗豆子按进了哨子里面。我吹着哨子,听着最响亮的声音。那时候,外爷经常在磨坊里给人家磨面。往往到中午,我就去叫他吃饭。因为他耳朵有点背,我就经常会大声地喊,他听见了就会笑着给我答应。我绝不会想到,数年后,我再怎么叫他,他也认不得我了。还记得他刚卧床的那年春节,他用能动的那只手拿着压岁钱,硬是往我们这些孙子们手里塞。我忍着泪水不敢看他,没有办法面对他的爱。
外爷瘫痪了几年,外奶就伺候了几年。这几年,外爷变得很暴躁,经常破口大骂外奶。再后来,他又变得很安静。他坐在院子的躺椅上,看着我却叫着别人的名字。也许在他的记忆里,我永远是那个吹哨子和扮孙悟空的孩子。同样,在我的眼里,他永远都是那个好爷爷。
最终,他安安静静地走了,像所有的普通人一样。而我知道这个消息,居然是三天后从学校回到家。守灵的那天,我看着从外爷身上换下来的衣服就放在椅子上,仿佛外爷就坐在那里。
如今,外爷去世已经好几年了。那个磨坊终究没留得住,那个哨子早已找不见,那个老人已经与大地融为一体。他再也看不到了,他照顾大的孙女已经为人母亲,他给买过哨子的孙子已经上了大学。
终有一天,他一手盖起来的房子也会被拆除,这将意味着他一生所留存的所有生活的痕迹将会被抹除。然而我想,既然外爷已经和大地融为一体,那么只要我站在大地上的诉说,他便听得到。那么,我们活着的人好好生活,才是对那些离世的人最大的慰籍。